清吴昌硕“褚回池”印赏析

“褚回池”为《急就篇》中语,吴昌硕取之刻奉金石书画家褚德彝(礼堂),也系艺友之间闲情赏玩之石,颇有雅趣。《急就篇》为西汉黄门令史游所著,是教学童识字之蒙书,第一部分即为姓氏名字,吴昌硕于边款中已言明出处。近有海外谱录释“回”为“日”,爱好者当慎之。吴昌硕对《急就篇》印象深刻,常撷取篇中成语名句入印,著名有“系臂琅玕虎魄龙”、“长乐无极老复丁”等。

吴昌硕篆刻取资广泛,上溯周秦两汉,下涉浙皖诸子,尤致力于吴让之、赵之谦、钱叔盖,并熔铸封泥、碑碼、瓦甓、陶砖、石鼓等文字特点,重塑新面。运刀钝角硬入,辅以丰富的磨削等作印手段,使印作古拙浑厚、苍劲郁勃,看似乱头粗服,实则大气磅礴,为近代印林开创一个全新境界。此钮“褚回池”作于光绪二十二年(1896),正值吴昌硕技法成熟的中年期。印面仅1.5厘米,在其众多作品中算是小印,吴昌硕运用其尺水兴波的高超技艺,使小印也得寻丈之势。

该印章法接踵汉魏私印,布白貌似寻常,实则机巧花样繁多,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“回”字中部的并笔。吴昌硕强化了笔画,化线为点,产生了点与面的强烈冲突和对比,此白点也成为惹人关注的印眼。同样手法,白文“闵园丁”等印中也曾使用,也取得相似的出奇效果。此印“回”字四周的留红更为出挑,“褚”、“池”两字下端,和“池”字三点水旁左侧两根线条长度收缩后产生的留红,也顿感鲜活亮丽。吴昌硕长于钝刀直入,此印凿刻也不计工拙,一派天机,线条有刀有墨,犹如屋漏痕,呈现出斑斓古朴的金石意味。又“褚”字右侧贴边处,“池”字三点水旁左侧两点和“回”字上端,线条均被敲击残损,既增添了印作古穆苍浑的气息,也使印格更为开张雄遒。

点击数:7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