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吴昌硕“犁云老圃”印赏析

元代著名山水画家倪云林称其画乃“逸笔草草,不求形似,聊以自娱耳”。所谓逸者,超越成法,自由放逸是也。而自由与超越,是在胸中意象生机勃发之际的放逸,是在有法之后的无法、变法,是千锤百炼后的去粗取精,故能遗其形态,得其神韵。该印乍见,会以为此在缶翁手刻中不算杰出,与雄肆苍朴更有距离。欣赏印作思路需开阔,善于发掘作品的长处。“犁云老圃”一印用笔欹正不枸,形散神逸,正合倪云林“逸笔草草”之旨趣,可资观者赏悟,开拓心目。

该印,篆法取材广泛,布局方圆相参,对比呼应。如“犁”、“圃”两字笔画繁杂,攲侧奇崛,线条转折处多露锋芒,缪篆之中参融秦诏版笔势。“圃”字“甫”向左偏移,留出右上角空间,右侧外框又内凹,使“圃”字方中有斜,密中寓疏,并与方形的“犁”字成对角照应。“云”字源自《说文》中古文篆法,为象形汉字之原生态,似乎在向印心飘游,笔势圆转,形象生动。对应的“老”字也施简笔,出自汉晋砖文,上端的双弧笔,含蓄稚拙,与“云”字圆笔相映成趣。此印之妙在于糅合草、行之法,将缪篆、古文、砖铭等古文字熔为一炉。信手拈来,皆成妙章,体现了缶翁厚实的学养和高超的变通技艺。

点击数:6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