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钱松“我书意造本无法”印赏析

粗略地看,此印与“小吉羊室赏真之印”相类似,只是字的间距略小一些,没有朱白分明、鲜亮光彩感而已。但再细看,觉得有很大不同:此印的用刀几乎是笔笔圆浑,字势开张,字在原来的地盘上向四周涨出,有一种古代摩崖石刻的苍茫韵味。

钱松在边款中说:“归安杨见山以所藏《析里桥摩崖》佳拓本见视,展玩数日,作此,用意颇似之。”钱松说的“用意”两字,应该理解为形态与神韵两方面,不仅仅指字形,字的结构也包括在内,比如此印中的“我书”、“造”字,都带有汉隶的意味。此印用刀的浑厚,字势的铺张,必是从摩崖石刻提炼出来的。

钱松的好友、篆刻家胡震在给沈韵初的信中说道:“道光己酉获交故友钱叔盖,始知摹印一道,不必从事于刀,留心金石文字,方得入汉人之室。”钱松自己在“范禾私印”的边款中也说过如此的话:“得汉印谱二卷,尽日鉴赏,信手奏刀,笔笔是汉。”可见,他是非常重视从汉印、汉石刻中直接捕获篆刻的风神,并以刀为笔,形成他奇崛的用刀技法和独特的篆刻风格。这正是他提出“我书意造”的本意,即意本古人,自出新意。这与漠视传统的轻薄任意是绝对不同的。

《析里桥摩崖》,全称《武都太守李翕析里桥郙阁颂》,是汉代隶书摩崖。书法方古,有西汉篆初变隶的遗意,刻于东汉建宁五年(172),与《西狭颂》称为姊妹篇,在陕西略阳。

点击数:7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