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徐三庚“延陵季子之后”印赏析

徐三庚中年之后的篆书书法主要得力于邓石如与《天发神谶碑》、《华山庙碑》额和《韩仁铭》额等,经过不断的研习苦练,并结合自己的欣赏眼光,终于创造了一套全新的“徐家”篆体。其主要特点是结体中宫紧束,重心上提,左右垂笔舒展飘逸,婀娜多姿,得后人“吴带当风”之赞誉(附图)。因其篆书风格个性强烈,富有装饰性,颇受彼时东瀛人士的青睐,为吴昌硕之前对日本篆刻影响最大的人物。

徐三庚篆刻宗尚邓氏“印从书入”的艺术观。从此印可窥见徐三庚既接踵于吴让之六字细朱文印“学然后知不足”、“逃禅煮石之间”的章法和篆势,又融合了自己的书风特征。其篆书除具备上述特点外,横画间距较紧,弧笔弯曲较之吴让之更为圆转,使篆势更为妩媚飞动。另一标志性的用笔,是在长弧线条中不时伴有回折曲笔(如“之”右笔),篆法跌宕起伏。该印完全以书入印,不仅一字之中有中紧下松的疏密对比(如“后”字从上至下分别为“疏一密一疏一密一疏”),六字组合在一起,則更具有疏密交替的韵律变化之美。又因垂笔舒展,印文势必参差错落(如“延陵”之间上下错落,“季子之后”四字之间的多头穿插),行气也更为连贯。此印运刀娴熟,冲切相间,酣畅中得凝练顿挫之意趣。

全印体势飘逸生动,风神绰约,书法笔意浓烈,足与吴让之的佳作媲美。因笔画舒展弯曲的尺度把握准确,并无徐三庚后期的纤巧扭曲、牵强做作,该印成为其不可多得的精品力作。

点击数:5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