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国“武关𠭯”印章赏析

战国齐铜旗官玺。该印章法上分下合,与前述的巨玺“(日+庚)都萃车马”有异曲同工之妙, 皆从大处着眼。若仔细品味,趣味尚有別。

该印三字,笔画从简至繁依次递增,将“𠭯”字独居一行。“武”字为上下结构,纵向取势,字形修长,位居印的右上角。其“戈”旁较下面似山形状的“止”部宽阔,并有倾向“𠭯”字的姿态。“虘”旁不规则的大空间,成为印眼。“关”字以挪让取巧,左右分离:右边之“门”左右留红相近,并与“武”字完全处干同一重心垂直线上,给予观者新奇错视之感。“关”字分拆后中间的留红,不仅与上端的大空地形神畅达,又将“关”、“𠭯”等字与印边框的疏空贯穿起来,全印气脉相连,神通韵流。另“𠭯” t字上宽下窄,体势险绝之中得安稳。“又”旁弧笔犀锐,与“武”字“止”作顾盼呼应。印工着意营造了上中部与左右下部留红的等腰三角形,使体势险绝的印文置于稳固的格局中。

此印刀法曲笔灵活使转,直笔劲健苍润。布局开合有度,虚实相生。边框较完整,而左印边与下印边稍宽厚。地下两千余年,使边线斑驳,增添了古茂浑穆的气韵。

吉秣大学珍藏有“公孙□鉩”(附图)私玺,亦将“鉩”字左右分拆,章法与该印如出一辙。两印为三字印创作提供了绝佳范例。

创作时,我们也可举一反三,假设三字印中第一字为左右结构 (如“关”),第二字为上下构成(如“武”),即可一反“武关𠭯”的 上离下连,而转变为上合下分的章法。

附图公孙□鉩

点击数:12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