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国“陈之新都”印章赏析

战国楚铜质官玺。清代著名印学家魏稼孙曾品评邓石如的篆刻为“印从书出”,即印作的风貌、祌采与体格从作者擅长的篆书中来,虽以刀代笔,仍要求得笔墨韵味。若将“陈之新都”一印文字与同时期的楚简书法相比较,会惊奇地发现不论是篆法结构,还是笔墨意韵’完全一脉相承。楚简流丽奇诡的书风在此展露无遗,楚国印匠直接采用当时流行书写的文字作为古玺印文。“印从书出”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印匠手中已得到充分实践,其走刀之精熟与流畅,也是基于对楚简书法的深刻认识与熟练把握。
仔细品赏:该印四字笔画三密一疏,“陈”、“都”大而“之”、“新”小,已成对角呼应。“陈”、“都”均为左右结构,“陈”字左耳旁促小而上缩,“東”形大而下沉,反之,“都”字的“邑”小而紧贴印边,“者”大而提升,加上“新”字左右两部分的左低右高,和“之”字的左高右低,敍斜取势,四字构成较特殊的斜角对称,章法牢固稳妥。而 “新”“都”字中的疏空,与“之”字四周,及“陈”字上端斜线所产生的不规则留红,均与印中心大块空地气脉相连,今人回味。该印印文姿态大气纵横,恣肆率真,章法虚实自然,顾盼生姿,线条凿刻凌厉,两端锋芒显露,个别如“陈”字末笔波势挑法已显露后世隶书之雏形,极富书法笔墨情趣和金石契刻韵味。

点击数:29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