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程邃“徐旭龄印”赏析

此印为程邃传世印实物中尺寸最大者。现藏上海博物馆。

与“梁清标印”不同,“徐旭龄印”字形运用了大量的斜线、弧线。有些线条本来明明是直线(如“旭”字“日”中短横),故意改造成圆转的曲线。其中奥妙,乃是作者通过易直为斜、易方为圆,努力削弱平直线条架构带来的力量感、坚固感,而要达到“温润敦厚”艺术效果。此印印面很大,达到4.4厘米见方,很容易刻得过分霸悍。程邃反其道而行之,小印追求博大,大印却要追求平和。本来此印的线条还可以更“毛”一些,可他却用近乎光洁的线条,刻成一方堂堂正正又无丝毫霸气的大印。如孔子云“威而不猛”,正是儒家的修身处世之道。

“徐旭龄印”采用回文格式,把“印”字置于右下角,汉印中已经如此,但不作回文的也相当多。明清以来四字姓名印大多作回文,并成为最通行的格式。其目的,一是防止名字误读,如“王夫之印”,印主是王夫还是王夫之,容易混淆;二是避免将名拆作两行,对印主欠尊重。

点击数:5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