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程邃“程邃之印”赏析

此印从风格看,是程邃晚年手笔。左半密不容针,右半宽绰有余,印边作不规则的处理。笔画的伸缩挪让,突破了汉印的规整格局,似得魏晋将军印的启迪,随意错落,大开大阖。这样的天籁之作,非功力深湛、心无挂碍者不能为。细细品味,此印布白极为讲究: “之”字中竖右移,让出左侧一小块空间,以与“邃”字右侧留白呼应,又与印章中间一条纵向空白气韵流通。

晚清篆刻家吴昌硕曾说:“刀拙而锋锐,貌古而神虚,学封泥者宜守此二语。”用此话评论程邃篆刻的风貌,也十分贴切。可封泥出土始于道光二年(1822),在程邃那时还不知封泥为何物。程邃印风的形成,其实是与他的性情、书法绘画风格等印外心绪紧密联系的。

清代篆刻家黄易论印,以文、何为南宗,程邃为北宗。“文何之法,易见姿态,故学者多;穆倩融会六书,用意深妙,而学者寥寥。曲高和寡,信哉!” ( “方维翰”印款)在黄易看来,程邃篆刻足以与文、何并峙,甚至凌驾其上。确实,程邃无论刻什么内容,什么形式,都是渊淳岳峙的大家气象。其篆刻的伟大之处,一是胜在气息古雅醇厚,一是对篆刻形式做了广泛的开掘。他把当时泥古拘执的印风向个性化印风推进了一大步,靠的是几十年的文化积累。后人学其一鱗半爪便可成为名家,但却无法成为像他那样开宗立派的大家。

点击数:2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