鲍贤伦先生答网友问(七)

鲍贤伦先生答网友问现场

71、鲍先生新年好!先生隶书有篆意,古厚沌醇,大是值得学习!我想问一下,如何将隶意贯穿到行、楷中去(如王宠的小楷笔含隶意),如何才能显得古意盎然但又不失行、楷之原神?

我也和你一样,想知道如何“将隶意贯穿到行、楷中去”、“显得古意盎然但又不失行、楷之原神”。我不仅想,还在尝试,但没做好。我觉得可能还是应该先按各自规律临写学习,到相当火候时再求贯通融合。不然勉强为之,“贯穿”在很低的层次上,成为“四不象”,那更得不偿失了。我很佩服饶宗颐先生能把隶意那么自然而有趣味地贯穿到行、楷中去,我知道那是炉火纯青的产物。

72、鲍先生您即是省里的领导,又是著名书法家,您习艺与从政的时间是怎么支配。

先更正一下。我是省级部门的领导,不是省里的领导;我被称作书法家,并不怎么著名。我用8小时或更多些时间认真地履行行政职务工作,用大部分的业余时间愉快地从事书法学习和创作。

73、艺事总带有感性色彩,而从政则更多的是理性,在艺术创作中,您是如何把理性与感性做到和谐的?

世事是复杂的,要做好一件事,总要举轻若重为好。感性、理性既有相对的一面,也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以分析的一面,还有相对后的各自高低程度的因素等等。我在创作中并没有特别注意这个问题,大致是自然状态。我希望能做得更感性些就好了。

74、隶书大的气象是庙堂气,“大气象”是决定性的,“细节”要服从和服务于“大气象”。细节是不是就是指具体的技术规范和技巧,还是指作品的各种局部效果?抑或包括具体动作和局部效果?比如“蚕头燕尾”?

在这个问题上我要说两句话。第一,早期书体与后起书体在细节的重要性上是有差异的,细节是被文人玩味出来的。第二,就学习而言,不能脱离具体技巧和具体局部去求大气象,以免落入粗疏、肤浅的陷井。

75、您对浙美模式持什么态度,您觉得这样的模式有什么不足吗?

浙美的书法教学“模式”卓有成效,但要注意开放性,以防止僵化和退化。

76、您认为书法要走进大众还是要阳春白雪?

艺术上的“阳春白雪”与“下里巴人”确实还是存在的,今天的大众口味也似乎不那么单一了,  因此我觉得不必强调大众与阳春白雪的对立,提倡多样化更好。

77、素有南帖北碑的说法,请问,北方多碑,南方多帖,有哪些因素呢?

“南帖北碑”是文人对一种历史倾向的强化表达而已。

78、您认为现代书风的探索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吗?

探索总比不探索好,“现代书风”拓展了人们的审美经验领域。

79、您认为把历史上书法家划分等级合适吗?

品评有多种方式,把历代书家分类分级也是一种方式。凡是具体一种方式总有它的合理性和局限性。

80、”大字书法”和”小字书法”有些什么异同?请鲍老师谈谈”虚”和”实”的辨证关系及在书法中的审美作用。

你的两个问题其实书上都有。其中第一个问题我实在没有什么新鲜的想法,因为我一般不作榜书,也有20多年不写小楷了。一般的字大点字小点其实不需要那么郑重其事地分什么异同。第二个问题关于“虚”、“实”关系的辨证性质,书上也都讲透彻了。我补充一点,在学习书法和欣赏书法的渐进过程中,大约会经历三个阶段:第一阶段见实不见虚;第二阶段重虚忽略实;第三阶段,虚实并重。

点击数:13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