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钱松“稚禾八分”印赏析

此印四字,一繁三简。按常理可化简为繁,以求布局妥帖。钱松却因简而简,在配篆上做减法。对“禾八分”三字,皆极力除去其波势,作简明之弧状;“稚”字笔画稍多,也力求平直明白,使四字统一在简略的弧形笔势中,同时又巧妙地将中宫收紧,使四字围绕中心而抱团集聚,不离不散,获得了简而不单、松而不垮的结局。故而作者可以更大胆地删去四侧边栏,呈现的是简而不单、奇崛超凡的一方妙印。

点击数:6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