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国“(日庚)都萃车马”印章欣赏

战国燕铜质官玺。现藏日本京都有邻馆。印面达七厘米见方,形制之大,在战国古玺中绝无仅有。历经千古而不麽,气格壮伟劲迈,于印林中影响之弥广,无出其右。

古玺因章法所需,印文结构往往作上下或左右、正反的换位处理,使布局更多自由度。 该印中“(日庚)都”,今学者证为在河北唐县,战国时属燕域。“都”字也为燕系文字特有的篆法。该印作为烙印于车或马的标志性器物,为求印记清晰可辨,特铸成朱文。印文五字分左右两行排列,“日”旁移位,嵌于“庚”左上角分叉处。“庚”的中竖画稍右移,并特意拉长左垂笔,加上上部两对“﹀”笔的左低右髙,表现出既有承接“日”旁所施重力而向左倾斜的姿态,又与左行的‘‘萃”、“车”二字遥相呼应。“都”字为左右结构,受“(日庚)”层层叠压”,特将左边“邑”旁延伸至全印过半处,弯笔强项崛起,笔道粗厚,且与“马”字上部拉长的三横画若即若离,成为全印左右两排印文唯一的连接点。全印章法上离下合,呈斜“U”行排列效果,行款错综,气脉贯通,虚实对比动人心魄,常为观赏者津津乐道。所谓大辂椎轮,垂范后学,慕校无数。

若再深入剖析:印中中上部“疏可走马”的人空虽为“印眼”,然并非孤立,因与“马”、“都”二字中不规则的间隙,和“马”字左边、“(日庚)”字右上部形态各异的疏空相映成趣。此乃该玺中聚散错落、层次迭出的特要之处,切勿忽视。另“马”、“都”二字 中,“?”字存横笔“上三下二”,与“都”字“邑”的三个短画,及“都”字右边的五条横线,间距不同,修短不一,伸缩位背各异,粗细、虚实变化多端,上下错落有致。可见印匠苦心孤诣,髙手妙笔,即便局部,也能变幻莫测,精彩纷呈。又“马”、“都”二 字位居印之最下部,均以横向取势,气骨刚健,成为全印章法安稳的重要基石。虽“(日庚)”,“萃”、“车”等卞大小变换、伸缩挪移、欹侧参差,却能杂而不乱,平添斑斓之致。

该印工艺为铸制,线条交叉处凝重的“焊接点”即为特有标志。自然的腐蚀、残损也造就了印文线条与边框凝练古拙的风貌,非后人所能轻易模仿。

该印之人格局、细节处,也是其作为经典百读不厌的韵味之所在。

淸末此印初出,以六百金售于王懿荣,在当时堪称天价。

点击数:79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