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“亚禽”、“(目|目)甲”、“奇字玺”鉴赏

商代铜质玺。民国时期出土于河南安阳殷墟。1935年北平尊古斋主黄濬所辑《邺中片羽》和1940年于省吾的《双剑簃古器物图录》中,著录了这三钮商代铜质器物,其中“亚禽”印与田字格“奇字玺”印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。经诸多专家、学者从物体表面锈蚀、崩损印边的质地、鼻钮形制审辨,及印文考释,确定绝非伪作,并断为晚商玺印。

此三钮商玺的文字释读,学术界长期有争论,一般认定为族徽标志。 “亚禽”印以“亚”字形作边框,为晚商彝铭族徽中常见,而在西周至战国器铭中未曾出现,于战国古玺中也无此印式。“亚禽”一印中上端“鸟”形攲侧,与“干”旁的分叉相衔,左右两“T”上部横画长短微异。“亚”形框四个内折角或残损模糊,或外角破边,形态各异,使印作原来左右对称的布局得以虚实变化。造化神工使共产生了疏朗空灵的布局、凝练质朴的线条和髙古深远 的气息,令人思接千栽,浮想联翩。“亚”字形框这一印式也被晚清黄牧甫等篆刻家所借鉴。

“(目|目)甲” 一印上下排列,印文原本也左右均衡,而此际“目|目”字右边之“目”取方形,棱角分明,所居位置又较左边圆状的“目”旁稍低。其右下线连按边框,均与左“目”有別,“目|目”字与“甲”字皆稍向右倾斜,使仝印重心也偏向右侧,加上“目|目”宽“甲”窄 (上重下轻)的布局,及自然锈蚀所形成的烂铜封泥式古朴不规则的边栏,使全印在对称中得变化,奇险中寓平衡。

“奇字玺”字形装饰性强烈,左边两宁绝似白文,加h田字框与印文间的留空,给人阴阳相参、古奥奇诡的美感。

三钮商代玺的使用功能虽与战国古玺有别,但将我国占玺印的起源推前了数个世纪,对考古界、印学界来说是令人欣慰的。

点击数:7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