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吴昌硕“吴俊卿信印日利长寿”印赏析

吴昌硕惯以钝刀刻印。钝刀者,刀锋、刀角相对较钝,是使得笔画苍浑朴厚、用拙拒巧,获得高古境界的一种艺术手段。

这方自寿大印是吴昌硕典型的高古风格的印作,九字篆刻苍浑磅礴,刀法雄峻,“卿”、“信”、“印”、“利”、“长”等字都不同程度作了残破处理,好似地下出土的烂铜印,斑驳、古拙之极。

吴昌硕“做”印的功夫独到且深厚,不妨剖析一下这方印:

先是选局部线条加粗,剔破,如“吴”与“信”的接近部分,及“卿”、“信”、“利”、“长”等字;然后是笔与笔之间空地的挖破、并笔,如“日”与“寿”、“印”与“长”、“信”与“利”等字之间;再是选部分线条作类似石花、铜锈样的碎笔,如“卿”字的底部等;最后是将破笔处的刀痕修饰为圆浑苍老、漫漶剥蚀的自然形态,从而获得“既雕既凿,复归于朴”的艺术效果。

此印边款是难得的石鼓文篆书款,曰“鄣吴邨掘地得此石,老缶钝刀刻之”。据近人考证,此印吴昌硕刻于五十五岁前后。

近从日本出版印谱中得见此印早期的印面(附图),不如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《吴昌硕印谱》中印面之斑驳,字与字多不黏结。对干“做”印面的技法,曾请教过缶庐高弟王个簃,据说,吴氏刻印是极为神速的,但一印刻成,置之案上往往经旬累月,时时审视,每每修葺,渐趋苍古状态,而绝非一时的仓促击打所致。

点击数:3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