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吴昌硕“画奴”印赏析

此印作于光绪十二年(1886)冬,是吴昌硕四十三岁时为画家任伯年所刻。

任伯年大吴昌硕四岁,成名较早,且生活在有书画半壁江山之称的上海,因而求画者不绝,任伯年应之无暇,遂自称“画奴”,延请吴昌硕刻石。

这方两字印,以对比、反差为主调。“画”字稳定而静和,“奴”字倾侧而左右依靠;“画”字实而笔健,“奴”字动而韵生。这一动一静、一实一虚,容于一印之内,是一种矛盾,但又是和谐统一的。比如,“奴”字以曲线为主,而“画”字下部两笔竖画亦作圆笔;又“奴”字下面留大块空白,而“画”字则在上下两地留白,亦构成呼应关系,因而能在一印之内相和相谐。此印之用刀,披削兼用,且巧妙地采用了吴氏独创的修饰印面的“做印”技法,故而线条充满着“积点成线”的“屋漏痕”般的力感。

此印常见的印刷稿打印过重,或因原稿印泥过湿,或因钤盖太重,或纸下垫物太软,使印稿刀味尽失,缺乏生气,也使印人原来的追求丧失殆尽(附图)。

刻两字印往往力不逮、气不厚,吴氏以其天分和才艺,刻得解衣盘礴、笔沉势雄,故而印文为“画奴”乎? “画帅”乎?由印文深考缶庐手段,似乎其中也寓有对任氏画艺的赞美和褒奖。

点击数:4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