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赵之琛“神仙眷侣”印赏析

赵之琛为陈豫锺弟子,转益多师,于陈鸿寿得益尤多。契友郭鏖言其:“既服习师说,而笔意于曼生为近,天机所到,逸趣横生,故能通两家之驿而兼有其美。”道出了赵氏的艺术成就与渊源。此类浙派朱文带田字界格印,在陈鸿寿谱中也偶见一二,如有“小檀栾室”、“常乐我净”等,颇为别致。界格能使印作布局更为精整有序。

此印中四字笔画皆繁复,赵之琛以巧取胜,竭尽所能使结字简洁,整体和谐。如“眷”字“目”部,一反常态,变竖为横。不仅留出中部空间,使字心疏朗,也与对角“仙”字中空相呼应。另在不影响文字释读的前提下,也将“属”字“虫”部减缩到最简。印文横竖笔画均在六至八笔之间,布局紧凑饱满。运刀技法娴熟精能,施以碎刀短切,线条波磔生辣,刚劲顿挫,韵味醇厚。赵次闲在“泰顺潘鼎彝长书画记”边款中谓:“方朱文以活动为主,而尤贵方中有圆,始得宋元遗意^ ”确为心声。此印中“仙眷属”三字都有弧笔,平正沉静中得圆润生动,稳奇互见。

因自然的神工与人为的磕碰磨损,使印作边栏几乎残缺殆尽,印文有股夺框欲出、向四角发散的劲力。较为完整的十字界格显示出独特的魅力,使印文能围绕其浓重交叉的中心而得到团聚。可谓天人合一。

该印作于嘉庆十七年(1812),正值赵之琛年富力强。他从事篆刻创作数十载,艺名远扬,求者踵接,印作数量之丰,在西泠诸子中首屈一指。但因技法娴熟,订单应接不暇,易生惰性。相近风格的作品甚多,褒贬各半。

赵之琛于此印顶面题刻一首七律,继有四、五吟侣纷纷唱和,赵之琛一并记入,五面印侧镌字累累,方寸珉石宛如微缩的诗词碑刻,古朴高妙。

点击数:7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