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“闾丘长孙”印章赏析

汉代玉质私印。传统鸟虫篆印中,有对文字精加工,以具象成形的,也有淡化具体鸟虫图像,取其大意,以髙度槪括的形式出现的。“闾丘长孙”印当属后者,有不同凡响的艺术魅力。

先看章法,四周加框,并在中间添上界格,以加强章法的稳定性。在这个框架支撑下,四字各有姿态:“闾”字左右开张,中宫疏朗,“丘”字相反,中间作收窄,两侧留红, “长”字靠左,“孙”字右倾,两字姿态错开,疏密自然,整体字形别具跌宕舞动之趣。

再看纹饰,化繁为简,遗鸟虫之貌而取其意,表现在两个方面。一是抓鸟虫特征并作髙度概括的形态,如尾笔处多添加一笔,“门”字两竖,“丘”字右侧,“长”字下部与右侧的收笔处等,似鸟尾之形。二是手法随意、点到为止的结构处理,如“门”左右两侧的中间部分,“孙”字多个接笔处或转折处等,笔画之间不作完整的连接,意到便成。“闾”字“吕”部,两个口字均用不封口、呈半环抱姿态的简笔勾勒,笔画姿态接近于鸟虫形体, 或昂首翅尾,或匍匐回头,栩栩如生。

从此印中可见,鸟虫印的简化与繁写是相对的,关键是表现形式的转换,以消除视觉的疲劳,获得更大的审美空间。这也是传统鸟虫篆印创作的灵活性和多变性的成因之一,更是古人艺术智慧和创造力的客观反映。

点击数:18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