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“汉匈奴恶适姑夕且渠”官印赏析

汉代铜质官印。这方铜质九字印刻得温和,气息天真烂漫,也是一方值得玩味的佳构。

一是虽每字皆占九分之一的界格,但依字作形,神采奕奕,不划一,不拘泥。

二是章法作纵横三行安排,纵横之间距被貌似稚拙而生动的字形所淡化,“汉”、“奴”、“渠”字的左右结构稍作分离,以分解整个章法的空间,结构内紧外松,呈现疏密自然的形态。

三是漫不经意地施篆,蕴藏着多重的艺术元素和情趣,“奴”、“姑”字的两个女字旁的收放对比,“适”字顶端的横画错开于“恶”字的心部,“汉”字的下端与“渠”字“木”的收笔做法简约,并相呼应,“且”字中间的两笔均不与左右竖笔相接,有意似无意,颇得几分空灵,又有几分机趣,全印的字法在错落中弥漫天真与散淡。

四是线条不露圭角,颇见纯度与厚度,这种似正非正、似奇非奇的凿法,凿出的线条在钤于平面的纸楮上呈现了浮雕般的质感。

此印既避免了多字印只是“排排队”般索然无味的安排,又制造了一种别样的“童趣”,令人遐想。当然,如果没有髙超的技法作支撑,“童趣”也会变得无趣。

点击数:9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