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国“枝湩都□鉩”印章赏析


战国燕铜质官玺。古玺创作颇难,创作阔边朱文多字大玺則更难。这是由于印面被放大,线条形态不确定,有斑驳、起伏,犹如青铜彝器铭文般浑朴的气韵风致,刻刀也往往难以模仿。现代习印者喜挪用商周金文,并参照古玺章法来进行创作,仅得皮相,总觉不类。

此印为传世著名朱文多字官玺。其粗厚宽边,初衷是保护印文不被磕碰损伤,对全印章法而言也能起到团聚印文的作用。宽边坚挺凝厚,顿使印作气格雄强遒劲,境界朗肃。而阔边与细文能形成浓淡对比,外实内虚,相映成趣。此印中两行印文与印边之间不满塞,均留有空隙,在宽边映衬下更为醒目。“都”与“鉩”之间、“湩”和“□”中间也留有通透之处,使印作气舒韵流,生气勃勃。该印章法中因“枝湩都”三字均为左右结构,特将“湩”字略放大,三点水旁则已逼近印的中心位置。“湩”字与“枝”“都”二字布局虽错落, 但行气连贯,平中寓奇。左上角不辨之字中有八条短斜线,形态各异,笔笔有力,富有节奏感。斜线又与“鉩”字上端两个三角形相呼应,而“鉩”字中“金”正“尒”倾,也与对角欹侧的“枝”字顾盼有情。全印线条因铸造,交叉处多有“焊接点”,古拙凝重。岁月的洗刷也使线条或黏结(“枝”字的“支”下部>,或残損(“湩”字的“重”、“都”字的 “邑”)、或斑斓(“湩”字的三点水旁、“鉩”字的“尒”等,千姿百态,不—而足。该印奇正迭运,深邃古穆,意境夐绝,令人神往。

点击数:10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